伴隨 “健康中國”國家戰略規劃的落地,“十三五”期間以“三醫聯動、醫藥分開、分級診療、互聯網醫療”為核心的“健康中國”建設將成為我國深化醫療衛生體制改革的重頭戲。其中以“移動醫療、云計算、大數據、物聯網、數字影像、VR/AR、智能機器人、3D打印”等為代表,推動醫療健康產業創新發展的重要技術已開始滲透到產業的各個環節,智能化醫療健康服務體系正在各方的共同努力下逐漸形成。

從全球范圍來看,醫療健康服務正向著“移動、互聯、個性、精準”的智能化方向轉型,智慧化醫療健康產業將成為諸多醫改政策推動下新的經濟增長點。據有關研究機構預測:“十三五”期間,我國圍繞“大健康”、“大衛生”和“大醫學”的醫療健康產業市場有望突破十萬億規模,隨著新一代信息技術的進步,智慧醫療健康產業將會迎來黃金歷史階段,并實現飛速發展。

blob.png


  “健康中國2020”戰略明確提出到2020年我國主要健康指標基本達到中等發展中國家的水平,這一政策可謂將“健康強國”作為一項基本國策,提高到了一個國家戰略的高度,未來政府醫療健康投入將持續增加。
      隨著“十三五”規劃“健康中國”建設正式拉開帷幕。大健康產業已成為全球熱點,當前到來是“健康保健時代”,而大健康產業也將成為繼IT產業之后的全球“財富第五波”。其中以移動醫療、云計算、大數據、物聯網為代表的信息技術已經開始滲透到產業的各個環節,在服務健康行業的同時,壯大了醫療信息服務產業。

      智慧醫療由三部分組成:分別為智慧醫院系統、區域衛生系統、以及家庭健康系統。

blob.png

“互聯網+”醫療將會帶來怎樣的創新體驗?完成所提出任務的難度如何?近日,騰訊研究院發布報告《互聯網+:醫療篇》,亮出推進“互聯網+”醫療的七大武器。

       武器一:

線上線下連接解決患者“心塞”難題

移動互聯網作為最有效率的連接器,對解決就醫體驗不好、醫院運行效率低、服務質量不高等“心塞”問題的效果正在加速釋放。這是“互聯網+”醫療最容易切入的領域。

目前,超過 7000 個醫療政務微信公眾號正在幫助眾多醫療機構優化醫療流程、提高醫療效率,直擊“三長一短”、醫患關系緊張、三甲醫院人滿為患、看病貴、看病沒“售后服務”等“心塞”問題。

例如,通過預約掛號、分診導診、檢查檢驗報告查詢、支付結算等就醫全流程的互聯網化與再優化,能夠有效節省排隊候診時間,進而縮短看病出行時間。同時還能有效分流醫院掛號窗口和繳費窗口的壓力。

武器二:

由慢病管理切入“60+”市場

“60+”醫療健康服務是指面向 60 歲以上人群提供的的互聯網醫療產品與服務。自 1964 年起,中國老齡化曲線一路向上。截至 2014 年底,中國 60 周歲以上人口達到 2.12 億,占總人口的 15.5%,成為世界上第一個老年人口破 2 億的國家。人口老齡化將對健康養老服務、醫療保健的需求明顯增加。據統計,老年群體對醫療健康的需求是青年人的 3-5 倍。

隨著互聯網醫療產業的不斷擴大,直接或間接服務 60 歲以上人群的初創項目,正越來越多地吸引各方主體參與。面向”60+“消費者的慢病管理、健康服務、養老服務,逐漸成為互聯網醫療的重點。

面向老年人口的遠程檢查和監測、生活方式管理、可穿戴式給藥、藥物依從性管理等醫療健康服務將有廣闊的發展空間。騰訊年初推出的血糖儀“糖大夫”正是這樣一款醫療設備,通過將設備測得的血糖數據同步到微信上,從而達到遠程及時監控父母血糖水平的目的。

武器三:

瞄準細分領域發展醫療可穿戴設備

用戶認知率的提高直接拉動我國可穿戴設備市場在 2014 年實現了 200%以上的增長,銷售額達到 45.5 億元。但我國現階段醫療可穿戴設備功能不強。國內醫療健康可穿戴設備已超過 150 款,但由于缺乏“殺手級”應用,現有設備的同質化競爭問題突出。

從國外發展情況看,醫療可穿戴設備往往專注于醫療技術細分領域的產品創新和應用。例如,記錄更精細化體征數據的可穿戴設備,除了記錄常規體征數據外,還可記錄皮膚溫度、眼球活動等數據;具備血糖、甲狀腺、眼部疾病等檢測功能,例如 Scripps Health 公司的納米傳感器可通過注射進人體來檢測患者的血糖水平;具備生物識別、提醒功能,Bionym公司研發的Nymi腕帶可以通過心跳數據來生成唯一的 ID 并解鎖設設備等。

武器四:

將醫療數據轉化成生產力

當前,我國醫療數據共享、開放面臨“三座大山”。一是數字化程度不高導致“原材料”缺乏,我國醫療行業每年的 IT 投入規模僅占衛生機構支出的 0.8%左右,遠低于發達國家 3%-5%的水平;二是標準不統一導致數據無法流動,由于數據采集交換標準、接口不統一,醫院內部及醫院之間多無法實現互聯互通;三是隱私壁壘導致數據無法大規模使用。

互聯網強大的連接力,讓醫院、醫生和患者擁有了前所未有的龐大醫療數據,若能打破橫亙在數據聯通前面的“三座大山”,就能實現定制化醫療服務、提高醫療生產力,進而重構整個醫療體系。

一方面,醫療服務消費者端數據應標準化與開放共享。這涉及患者滿意度調查、藥物不良反應、可穿戴設備采集的健康數據等。另外,基于醫聯體、醫生集團等實現區域數據共通;此外,鼓勵互聯網公司與醫療機構合作共享數據。騰訊近期與貴州百靈達成“互聯網+慢性病醫療服務”戰略合作,雙方將依托騰訊豐富的用戶數據基礎, 構建慢性病用戶大健康數據中心,貴州百靈則基于這些數據研發、生產、臨床檢測相關藥物,為患者提供全面的遠程醫療咨詢、管理與診療服務。

武器五:

鼓勵醫生、醫院主動擁抱互聯網

醫療行業屬于知識密集型行業,具有較高的專業壁壘。相比英國每10000病人配有27.4名醫生的水平,我國僅能達到17.4人,優質的醫生資源極度稀缺。通過先進的科技手段提高醫生的工作效率,雖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彌補醫生的短缺,但仍是以醫生的參與為首要條件。因此,如果“互聯網+”醫療,沒有醫生/醫院的深度介入,醫療資源分布不均等問題就得不到實質解決。

國外面向醫院、醫生、零售藥房、制藥企業的“互聯網+”醫療創新加速涌現和迭代,在提高醫生工作效率、擴展服務時空性、最大化醫療資產利用率、加快新藥研發速度等方面表現突出。

武器六:

用資本驅動以醫療資源為核心的新業態發展

盡管對醫療創業項目的大多數投資都處于燒錢階段,但投資者普遍認為這只是黎明前的“戰略性虧損”,對醫療健康的投資熱情絲毫未減。據不完全統計,2015 年上半年,我國醫療健康市場共發生 66 筆融資,已披露融資規模達 34 億元。

不過目前資本市場上的項目多以消費者為核心,提供掛號預約、在線咨詢、健康社區、慢病自我管理等功能。這些項目普遍面臨商業模式不清晰、用戶粘性不高、可持續性不強等問題。

反觀國外互聯網醫療的融資項目,除了以消費者為核心的健康 IT 項目外,還有很多以醫生為核心的創業項目,涵蓋輔助診斷工具、管理患者、監測藥品不良反應、臨床會診、與患者溝通、醫學研究等功能。這些應用可以幫助醫生提高診斷效率和水平、降低醫療成本。醫生應用的積極性高,進而導入 C 端用戶,從而雙向增強醫生和消費者的參與度和粘性,進一步凸顯互聯網+的價值。

最終武器:

推動政策同步突破

從大健康的角度看,互聯網+醫療是一個規模以百億元計算的龐大市場。醫療體制改革加速、資本密集涌入、信息技術的快速發展以及需求的加速釋放等多因素疊加推動下,移動醫療健康設備、互聯網醫療健康服務、在線診斷產品和服務、醫藥電商等細分市場將逐步放開, 形成產業規模。數據顯示,2014 年中國互聯網醫療市場整體規模為 113.9 億元,2017 年將達到 365.3 億元,有望成為僅次于美國的全球第二大醫療健康市場。

但是,我國現有醫療體系下,醫院和醫生普遍缺乏基于“互聯網+”提高診療質量、降低醫療成本的動力,醫藥電商、遠程醫療、在線診斷、“互聯網+”慢病管理等細分市場的發展也需要醫藥分離、自由職業、醫保支付改革、數據共享等政策的同步落地。因此,解決現有醫療體系面臨的本質問題,“互聯網+”醫療百億級市場的解封, 都需要政策上的同步突破。

blob.png        


        新疆動力科技有限公司將作為騰訊互聯網+警務的業務落地企業,全力以赴至力于為新疆智慧警務做貢獻。業務咨詢:13999963863(微信同號)。QQ:6680624